首页 > 网游小说 > 玩家请上车

玩家请上车

第299章 人格的对峙

作者: 海晏山

    (等下修改)“那你还找副本入口吗?”徐获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找啊。”司马小二道:“医院这么大点的地,迟早会找到的,副本开始之前又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徐获提醒了句:“至少要在月底前找到,有的玩家还没完成这个月的副本吧,一直被困在这里往后会被传送到高难度的随机副本里。”

    司马小二连连点头,“我这就去跟他们说!”

    话说完,人也风风火火地跑了。

    徐获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门口才收回视线,抬头看向大楼楼顶“第十七医院”几个钢铁大字,眼睛微微眯起,片刻后,这几个字逐渐变得模糊透明,很快便完全看不见。

    大楼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随后返回大楼,一路上他不断看到有医生领着不同的人进来,一些病人在看到访客时话还没说就先哭了起来,有些则哀求家人让他们出院,他们保证不再犯病。

    “徐获!”俞晴晴笑容满面地走过来,“你父母和你哥哥今天晚上要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徐获猛地顿住脚步,神色冰冷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俞晴晴惊了一下,马上把手背到身后呼唤其他的护士。

    同在一楼的几名男护士留意到她的动作不约而同地朝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徐获放松神色,“别人都是白天,为什么我在晚上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为这个呀。”俞晴晴松了口气,“你哥哥刚从国外回来,好像挺忙的,只能在今天晚上挤出时间。”

    徐获很清醒,他知道徐知已经死了,即使在医院里看到了徐知,也仅仅是他的幻想。

    这家医院未必是副本所在地,但毫无疑问能影响人的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逃出去后看到的“现实世界”,扭送自己到医院来治病的“家人”,看望的‘亲属’,全都是摧毁自我精神世界的一步。

    最笃定的、根深蒂固的认知被推翻了,是个人都会开始自我怀疑,进来的人多多少少受了影响,人的状态越不好,这家精神病院似乎也越完善。

    “徐获?”俞晴晴的手在他眼前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我想换一身衣服。”徐获说着就往自己的病房走,进去后打开自己的衣柜,里面摆放着全套的新衣和新鞋。

    换下病号服,他去往会客室。

    这时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徐父和方女士相互依偎着,看到他时眼睛都红了,徐知站在一边,人看起来比徐获记忆中成熟了不少,也沧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胡子没刮。”徐获指了指徐知的下巴。

    徐知笑了笑,“这段时间都快忙疯了,也没来得及整理仪表,你倒是收拾的挺干净的,不错。”

    几人坐下来,方女士先问他在医院过的怎么样,心情好不好,吃的用的够不够,还拿出提前准备的一大口袋衣物。

    徐获把东西接过来,转向徐知,“我听说你去国外了,你现在在干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正经工作,只是到处给人上课。”徐知显得很疲累,“我还是想开个研究所自己干,给人打工得听人使唤,既不自由也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做挺好的,缺钱吗?”徐获问。

    徐知笑笑,“我缺钱还能找你要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缺钱,家里也不缺。我和爸妈都挺好的,只是平时有点想念你,你好好待在这里,过段时间我来接你出去,到时候我们全家一块儿去自驾游。”

    徐获朝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徐知奇怪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带钥匙了吗?”徐获问道。

    徐获的表情慢慢变了,温和的笑意消失了,冷硬中带着一点难过,他问道:“好好过正常日子不行吗?爸妈都盼着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家人不管是聚在一起还是分开,都是家人,不会因为我正常与否改变。”徐获收回手,“这些年我一直在回想你中枪时的样子,没留下一句话就走了,妈抑郁了两年和爸离了婚远走国外,爸也有了新的家庭,看起来我们都在往前走,但这一篇永远翻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机会把这篇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知哭了,慢慢从包里取出一把钥匙放到桌上,“徐获,你别忘记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徐获拿起钥匙,门又出现在眼前,他重新踏上旋转梯,开始加速往下跑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一个人出现了,继而是第二个,第三个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跟在他后面,谁也没追上谁之后又一个接一个消失,过了一段时间,又再次重复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整整二十四小时,他才走到塔底,这次的圆塔没有上一次明亮,昏暗中,圆桌上那张黑色薄片放大了,扑克牌、带血匕首和白壳书都显得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徐获走过去坐下,双手放在桌上,白壳书首先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黑色薄片缩小了,与此同时,塔内也开始变亮,光线一度变得刺眼,他下意识闭上眼,但再睁眼时,圆桌旁多了三把椅子,椅子上坐着三个人体模特一样的影子,是三个没有面部轮廓的黑影,他们都扭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获没说话,而是尝试去翻开自己面前的书,书没能翻开。

    僵持了半个小时候,其中一个人影举起自己的扑克牌问他,“你猜这是什么花色?”

   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,但声调稍高,语气戏谑。

    “红桃。”徐获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扑克牌被重新放回桌上,这次面朝上,是一张“红桃A”,但上面的花色肉眼可见的融化掉了。

    徐获皱了皱眉,扑克牌后的人影消失了。

    第二个人影拿起匕首,声音平板毫无情绪:“谁的血?”

    “徐知的。”

    人影用匕首捅进了自己胸口,紧接着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影和他面前的黑色薄片。

    第三个人影没有提问,而是拍拍黑色薄片,原本像纸一样搁在桌上的东西忽然变成影子迅速扩散,淹没了包括圆塔、旋转梯在内的一切,仅留下徐获和他面前的白壳书。

    徐获看不到自己,他只能看到面前的书,于是伸手拿住。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dreamgoo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